散文:骑行与梦想

http://www.lxxnews.com  文章来源: 作者:  时间:2015-08-11 10:08:27

  我家第一辆自行车是那种俗称“大铁驴”的“水管”自行车。所以称作“水管”自行车,是因为它的车架就是用水管焊接而成的,而“大铁驴”的称谓也许与它的重量有关,小孩子被砸到底下足可以让你挣扎一阵子。车座是用报废的大车轱辘的外胎做成的,脚蹬板子就是一块木块甚至很多只是一根脚蹬棍。至于车闸,就是我们的鞋底,一伸腿,将脚往前轱辘上一踩,一溜烟冒过,车就停住了。至于我们常常不穿鞋……那就要看你的脚底板的皮是不是足够厚和你的勇气了!

 

  第一次骑车远行大概是在我十岁的时候,跟老师去离学校十里之外的城里取课本。我的脚不能完全够到脚蹬板子,只好用脚尖勾一下,蹬一下,勾一下,蹬一下,屁股左右一拧一拧,穿过坑洼不平的乡村土路与成熟的黄灿灿的麦田,直到登上平坦的柏油路面和那时令我羡慕的街道。老师在前面悠闲地骑着,而我在后面使足了吃奶的力气奋力地追赶……在我们回返的路上,我终于“拉”慢了老师前进的速度,使他不得不焦急地等待我慢速的骑行,我的裆下隐隐作痛,每蹬一下都会使我的头上冒汗……到了家,脱下裤子,裆下早已被磨去一层皮!……

 

  参加工作后我依然没有属于自己的自行车,骑上一辆早已报废的浑身铁锈除了锒铛不响哪都响、外胎因为爆开用“鸡皮袋子”缠裹着的自行车托着行李卷去离家二十多里地的农场上班。因为车轱辘上裹着袋子,骑行中车子上窜下蹦,时刻担心着哪会儿爆胎……

 

  直到几个月后,我终于用自己积攒的工资买下一辆二手自行车。都说这是一辆从城市退下来的自行车,有三个变速档位,当时我们这里还没有见过变速车,这足以使我珍惜这辆车子。每次骑车,我都是使用的最高档位,无论顶风、上坡,我喜欢那种用力的、爆发的力量。虽然是变速车,但从外观上看与普通的自行车无二,它的变速装置在飞轮内部,延伸出来的一根线会让人误认为车闸。我买来蜡油,每周都要给车子打蜡,虽然只是一辆旧车,但仍尽量使它光彩照人!

 

  我开始骑它外出,开始只在县城附近,后来骑它到附近县市,在调到市区工作后,在周末去沧州、保定等地。由于工作等各个方面的因素,几年后,河间的六百多个村庄大部分都骑车去过,我感到,我有了自己的翅膀,我可以飞起来了!

 

  很早以前,我就有了自己的梦想,然而,这样的梦想至今都未实现,那就是骑行全国。做为当年有这种想法的不是很多,做为我来讲,时间、经济、家庭以及各种因素不可能让我实现这样的梦想,随着时间的流逝,存留了多年的梦想越来越淡化,变成一股烟,飘飘渺渺,隐隐约约还能够看到,但再也凝聚不成一股力量。

 

  当年,曾经的一次行动最终因钱的问题而破产,准备进行一次从中国最南端到最北端的穿行,与报社都已联系好,与当时一位主管宣传的领导也协商好,但钱的问题最终阻住了这次行动,很难找到赞助商。

 

  每逢想起这件事,心中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最近一两年,骑行风火了起来,而本地的快乐骑行又使我燃起了一种希望,隐隐地,又勾起了心中一种梦想。十多年前,买下一本马丽华的长篇散文《走过西藏》,我被西藏的人文、历史以及风光所吸引,从那时起,我就常常看一些关于西藏的书籍和影视作品,那种伸手触天的感觉使我的心飞出胸膛,直至天边。我也渴望走进西藏的每个地方,感受那里的人文地理和风情,即使长眠于群山雪岭之中。我知道,我梦想着不现实和永远没有勇气的梦想……

 

  本地的快乐骑行团队让我忽然就有了骑车去西藏的想法。

 

  川藏南线,318国道,作为中国最壮观最具风情的景观大道,吸引了无数的旅游爱好者,但它的险象环生又使很多人望而生畏。但随着近年来国家对公路的大力投入,其危险性也变得越来越小,全国以至全球各地的爱好者们蜂拥而至,来到这个既充满危险、又充满激情和挑战与无限风光糅合在一起的在同一时间感受一年四季变化的迷人的地方。我心中欲望开始蠢蠢欲动。近一年来,看了很多别人的川藏线骑行游记,可以说已做到心中有底,哪里有塌方,哪段路易出劫匪,哪里易坠崖,哪一段路况什么样,每段路的海拔高度、温度,以及防狗咬、应付小孩追打、防冰雹等等,还有就是住宿、餐馆、价位以及报警电话基本都了如指掌。

 

  也许,这样的骑行,早已改变了进入西藏的初衷,如深入藏区搞调查已不可能实现,但是仍然令人神往,在接近天的地方,让身心融化。如果川藏南线能够成功实现,我想下一步就会穿越川藏北线,更加危险的滇藏线、新藏线,当然更不会丢下穿越无人区、海拔高但路况最好的青藏线,也不会忘记从西藏走进泥泊尔。而我最喜欢的地方是阿里,但是,这一生也许难以实现。

 

  梦想的实现,第一步是身体素质,我自信身体还不错,所差的是锻炼,我想我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练习,虽然还没有一辆山地车,但是一辆普通的自行车也足够了,在临出发前三两个月,买上一辆一千多块钱的山地车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就足以对抗川藏线上的搓板路,我也自信自己的毅力可以应付路途中的各种困难。第二是金钱,这已不是最大的障碍,包括自行车及各种装备在内一个多月的骑行有五千元已足够,这已是被前行者早已证明了的。第三是时间,这是目前最大的问题,如果能够成行,我想最好能在2011年的春天或秋季进行。

 

  我既然不能成为先行者,那就踏着别的脚印前进吧!

 

  也许,梦想终归是梦想!

 

  ……

 
更多>>曝料台
热点新闻
更多>>图片新闻
关于我们 | 在线投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共泸溪县委主办 - 中共泸溪县委宣传部归口管理 泸溪县网络信息中心承办 - 湘B1.B2-20070067-59 - 湘公网安备43312202000101
Copyright(C)2009-2015 www.lxx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泸溪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站任何内容
泸溪新闻网投稿邮箱:lxwlxxzx@163.com